国内统一刊号:CN11-0099
邮发代号:1-185
每周二、三、五、六出刊

中国矿业报两会专题 地学和地矿,要用好更要引导好 既要提升集中度,又要清洁高效利用 两会日记

第A3版:两会专题
放大 缩小 默认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矿业大学(北京)副校长姜耀东就煤炭行业高质量发展建议

既要提升集中度,又要清洁高效利用

□ 本报记者 周 铸

2018年,中国矿业大学(北京)副校长姜耀东第二次当选全国政协委员。过去的五年中,作为教育界和煤矿领域的专家,老委员姜耀东针对煤炭去产能、大气污染防治、生态环境修复和煤炭行业人才培养等问题提出了诸多建议,履行了一名全国政协委员的责任和义务。

已经步入花甲之年的姜耀东依旧精力充沛。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他除了继续为我国煤炭行业的发展鼓与呼,也参与到了很多民生问题的调研之中。比如在3月3日上午,他还专程去到一个离委员驻地不远的外卖配送站开展了实地调研,了解外卖行业和从业人员的工作生活状况;今年提交的提案中,他也提交了一份《关于高层楼宇和人员密集场所强制配备消防自生氧呼吸器的提案》。

会议期间,姜耀东一方面要接待各种媒体的采访,一方面也每天晚上坚持梳理总结当天的会议心得体会,并写成日记(编者注:已在《中国矿业报》开设“两会日记”栏目刊登)。在接受《中国矿业报》记者专访的时候,姜耀东表示,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给矿业的发展既带来了希望,也带来了压力。

矿业市场将继续回暖

“随着国民经济的持续好转,包括前几年国家大力整治环境污染,淘汰落后产能,这对于矿业来说都是利好消息。”姜耀东表示,大量钢铁、煤炭的低效过剩产能被去除后,剩下的都是优势产能,不仅有利于生态环境改善,也更加有利于提升行业集中度,为行业带来新的发展。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2018年国家将再压减钢铁产能3000万吨、煤炭产能1.5亿吨。“这对于行业来说也是一个挑战,因为相对容易去除的低端产能在前几年已经基本减完,现在去产能的压力比原来要大很多。”姜耀东表示。

据姜耀东判断,随着前几年煤炭、有色、黄金等市场低潮期逐渐过去,去年的矿业市场出现了大面积回暖迹象,行业效益开始回升,这样的回升态势在2018年将会持续。“从政府工作报告传递出的信息来看,今年国家仍然将严格控制房地产市场的发展,而且目前矿产品价格很多都仍然处于低位,必然会有部分资本继续流入矿业市场,更加助推矿业市场的回暖。”

提高矿业行业集中度

针对目前矿业行业面临的问题,姜耀东表示,集中度不高、科技水平不高、行业准入门槛太低,都是制约行业高质量发展的问题。

“就煤矿来说,在淘汰落后产能以前,我们国家有一万多座煤矿,现在还剩下7000多座,这个数字其实还是有点高。”姜耀东说,如果我国煤矿的数量能控制在1000座以内,意味着煤矿行业的集中度将大大提高。但目前数量降不下来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行业的从业门槛太低,“只要有钱,无论是否有技术,都可以投资办煤矿”。

数据显示,2017年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我国煤炭产量约为35亿吨。“35亿吨的产量其实并不需要7000座煤矿。例如澳大利亚,它的煤炭产量虽然没有我国高,但它的煤矿数量非常少,平均单个煤矿的产煤量要比我国高出很多。”姜耀东认为,除了煤矿,我国在其它非煤的金属、非金属矿山也存在生产集中度不够的问题,“把落后的产能淘汰掉,对于优化行业的发展空间和保护环境有很重要的意义”。

从国家层面来说,姜耀东认为,相关监管也要进一步严格。“我相信再经过两三年的努力,国家通过坚持不懈地从资源保障和环境保护两方面去淘汰落后产能,让市场淘汰掉没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会使一些真正优秀的矿业企业保存下来,实现行业的高质量发展。”姜耀东说。

提高矿业从业人员门槛

随着行业的发展,一些高科技手段已经逐步应用在各行各业的生产之中。据了解,在煤炭行业,一些互联网技术、机器人技术等均已经在部分矿山得到了应用,使得煤矿的生产效率得到了大幅度的提高。

“许多年前,如果一个煤矿的产能能达到500万到600万吨,就已经是很大的矿山了。但是现在有些煤矿单单一个工作面的产能就能到达1000万吨甚至是2000万吨,这就是科技能力提升后带来的效果。”姜耀东说,煤矿生产方式和生产效率的变革也将给行业带来两个变化:一方面是煤炭行业将不再需要那么多的从业人员;另一方面从业人员的水平素质必须提高,从业门槛也必须提高。

对于行业高校来说,如何培养既有知识性又有技术性的从业人员,成为了今后需要研究和变革的方向。

“现在的煤炭行业需要的是新的工程科技人员,我们的学生需要知识和技能兼备才能走上工作岗位,而不是像原来简单学一下采矿的理论知识就可以去矿山上班。”姜耀东表示,目前,以中国矿业大学(北京)为代表的行业高校始终在呼吁和强调矿业从业人员的终身教育问题,即让从业人员从学校毕业到生产单位之后,依然可以继续学习、继续充电、继续更新专业知识和技能,“这也是行业高校面临的一个挑战”。

“当然,提升行业准入门槛的前提是矿山企业要实施减员提效。”姜耀东说,矿业工作条件艰苦、技术要求高,所以从业人员的待遇要远高于其它行业,才能吸引优秀的人才去从事这个行业,从而逐渐提升从业人员的准入门槛。

加快煤炭清洁高效利用

“我国煤炭资源储量丰富,这是我们的自然禀赋,对于保障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和能源安全都具有很重要的意义。也因为煤炭在我国一次能源占比中的比例过高,造成了一些环境问题。但煤炭本身并不是造成环境污染的原因。”姜耀东说。

目前,煤炭在我国一次能源中的占比为62%,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要继续降低煤炭占比。但很多专家预测,到2030年煤炭占比依旧不会低于50%,其能源“顶梁柱”的地位依旧不会改变。

姜耀东认为,现在很多人把污染的原因归结到煤炭上,其实是一种误解。“煤炭作为一种能源资源,本身是不具备污染的,真正造成污染的是利用煤炭的技术、手段和过程问题。因此大力提升煤炭的清洁高效利用能力,同时取缔散烧煤,是改善环境的手段,也是当下应该去认真研究的问题。”

姜耀东举了一个例子:上海外高桥发电厂是我国有名的煤电厂,其技术水平目前已经做到比用天然气还要环保。“提高清洁高效利用煤炭发电的比重,这是未来的一个方向。国家和用煤企业要在技术改造上下功夫,要加大对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科技创新的投入,这是核心也是关键。目前,神华是我国煤炭企业的一面旗帜,他们在很多煤炭高效清洁利用的技术上都已经取得了突破,有关企业完全可以去学习借鉴。”姜耀东说。

针对目前仍在大力发展的新能源产业,姜耀东表示,风能、核能、太阳能等目前的发展依旧比较缓慢,而且面临着很多体制机制的问题。他分析道:“很多新能源产业目前是靠国家的补贴在往前走,如果补贴停了,完全靠市场来决定,未来的走向依旧不算明朗。从煤炭的角度来说,我们其实是支持新能源发展的,‘你们发多少、我们就退多少’。但是国家建设的能源需求是必须要保障的,在新能源还没有发展起来的时候,煤炭还是得往前走,所以国家必须得高度重视煤炭的清洁高效利用问题。”

“而且,有些新能源本身虽然是环保的,如光伏发电,但制造和回收多晶硅板等原材料又会带来污染。因此,能源的安全和环保应该从全周期来考虑,而不是从其中某一个过程来考虑。如果我们把煤炭从开采到发电的全过程都做到清洁高效无污染,煤炭也能成为一种清洁能源。”姜耀东说。□

放大 缩小 默认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网站服务
主办单位:中国矿业报 版权所有:中国矿业报网 2014-2018 COPYRIGHT
备案号:京ICP证14015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