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11-0099
邮发代号:1-185
每周二、三、五、六出刊

中国矿业报文学写真 山居 高广超又一新作问世 野外惊魂 图片新闻    顿号误用解析

第A8版:文学写真
上一版 下一版 PDF原版下载
放大 缩小 默认

野外惊魂

□ 作者 于春

一个人独自在荒无人烟的野外,看不见任何人影。这时还有几个人承受得住恐惧呢?还有几个人能靠毅力生存下来呢?

我们一行四人在新疆戈壁滩进行找矿,从早上一直工作到下午,天已经快黑了,并且开始下雨了,才准备往回走。为了尽快回营地,我们把地图拿出来,寻找了一条近一点的路回营地。从一条山沟下到沟底,然后再沿着山底下的大河往上走,就可以到达营地,这样比原路返回至少省了一半的路程。但是,这条路非常难走,山沟弯弯曲曲,极其陡峭;两边均为陡壁,走在其中,仅能看到一抹天光。

我们四人来自四个地方,分别是山西、浙江、贵州、重庆。我是贵州人,从小在山里打滚,对爬山从来不害怕。虽然重庆是山城,重庆人却有些恐高,走到一半路程,一个极高的陡坎,我们三人都下去了,他却不敢往下爬。我们只能同意他原路返回,毕竟我们爬上去难度太大。三人一起继续往下,我自告奋勇地到前面探路,其他俩人慢慢地跟在后面。当我千辛万苦到达大河边,我发现前面已经没有路了,是一处峭壁悬崖,只有像鸟一样长着翅膀才能飞过去。地形变幻迷惑了我们视线,我们站在上面,看见河流是干涸的,走得近了,才发现河流藏在悬崖下,非人力能渡过。

他们俩人走得比较慢,离我还有一段距离,正位于一个大转弯处,被山石挡住了身影。我回头大声对他们喊:“前面没有路,大家往回走。”说完之后,风雨俱来,伴有闪电雷鸣,仿佛有他们的声音传来,但是都被风吹跑了。当我赶回到转弯处时,俩人却不见了。当时我感到特别恐惧,心里在狠狠地咒骂他们,怎么不等等我,就往回走了。峡谷两边的山崖陡峭,怪石林立,翻过山崖的难度太大,所以我一直认定,他们已经往回走了。

黑色的幕布铺在天空,黑沉沉的,闪电的光亮给我照明,也加深了心中的恐惧,闪电之后,总是巨响的雷声。为了掩盖心中的恐惧,我大声地叫喊着他们的名字,不敢再停留,因为从沙地上残留下来青羊的头骨,可以知道这里存在着巨大的危险。

我只能硬着头皮原路返回。回头走的路并不好走,有些地方根本没有可以支撑之处,有几次双手在打颤差点就掉了下来。这时我就给自己鼓气,冷静……冷静……如果要活着走出去只能靠自己,没有人可以帮助你。

我深一脚浅一脚地努力向上,不知在泥里滚了多少次,摔了多少次,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就是追上他们。天完全黑透了,我终于回到了营地,却发现只有在原地等我们的驾驶员和原路返回的重庆人。当时,我就蒙了。

上天给我们开了一个玩笑,我与他们擦肩而过了,让我白白地受了那么多的苦难,还差一点没有走出来,也许就在我大声叫他们的时候,他们就在附近,只是声音被风雨声掩盖了。

时间慢慢地过去,一个小时,两个小时间,他们还没有走出来,温度已经下降到零摄氏度以下了。我们仨人的心都绷得紧紧的,一边向外求救,一边心急如焚地等待。这个时候,只能靠他们自己走出来,因为我们要去找,只会把我们也丢掉。

凌晨了,还是没有他们的身影,我们被吓坏了,只能不停地祈祷,希望漫天神灵开恩,帮帮我们。直到了深夜两点之后,山头上才传来了他们的声音,我们的心才真正地放了下来。

后来他们说:“他们认为横过去距离更近些,觉得我会看到他们,于是就这样错过了。”他们横过去直线距离的确很近,可是新疆的戈壁的特点就是看起来不远,走起来累死人,就是人们常说的望山跑死马。而且大山切割非常深,纵深三五百米,他们爬上又爬下,最后又累又饿又渴,浑身没有一丝力气,都不想走了。俩人相互鼓气,相互扶持,才坚持了下来。如果他们放弃了,在山上呆一晚上,活下去的可能性极小。这里昼夜温差太大,白天三十几摄氏度,晚上零下十几摄氏度,没有人能够生存下去。

这次事情后,我再也不敢小看巍巍的大山。小时候,妈妈常与我说“欺山不欺水”,现在看来是山也欺不得。□

放大 缩小 默认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网站服务
主办单位:中国矿业报 版权所有:中国矿业报网 2014-2018 COPYRIGHT
备案号:京ICP证14015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