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11-0099
邮发代号:1-185
每周二、三、五、六出刊

中国矿业报地质调查 南方地区 1∶5万页岩气填图项目成果丰硕 国土资源实物地质资料中心积极服务“松科2井” 盐湖采硝 “里程碑式的试点” 院站动态

第A5版:地质调查
放大 缩小 默认

“里程碑式的试点”

——长篇报告文学《探秘第三极——青藏高原地质大调查纪事》·第二章

□ 作者 张亚明

青藏高原地质大调查的构想即将走下宏伟蓝图,叶天竺才真正发现,要落实部领导“抓出一批新成果、建设一个新体制、形成一个新机制、树立一个新形象”的要求,要做的事情太多太多。这场转型期的地质大合唱,每个系统和环节都关系整个战役的成败。

“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也绝不能有五十步和一百步之差!”叶天竺在记事本上挥笔疾书:“野外调查手册”要抓紧时间编制!前无古人的青藏高原地质填图,必须拿出来一个科学规范的技术标准、安全措施,作为地质工作者的技术指南。

叶天竺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物——张克信,中国地质大学响当当的地学教授,《野外调查手册》非他莫属。

叶天竺为什么会条件反射般地想到张克信?下面说一段并非多余的故事。

一个国家掌握自己领土的基本情况,至少需要两张图——地形图和地质图。地形图就是我们日常所见的地图,反映土地的高低起伏和基本地貌特征,基本比例尺为1∶5万;另一张是地质图,它能讲清我们脚下大地的物质组成、结构和地下的宝藏,基本比例尺为1∶20万~1∶25万,也称为中比例尺。

然而,1999年时,中国陆域中比例尺区域地质调查只完成了约72%,尚有近270万平方公里是地质空白区。青藏高原至今还开着一个大“天窗”,面积达152万平方公里,为110个国际标准地质图幅。

在青藏高原这块特殊的土地上,无论从经济、政治、军事、科学等战略角度,中国地质人有太多的理由去“填补空白”;也有太多的理由使这张图的标准与世界接轨,让“第三极”去定义世界地学研究中的“中国高度”。

然而,两年过去了,中国地学界却出奇地沉默。

1994年4月22日至25日,“大陆构造学术讨论会”在北京举行,到会71人,收到论文摘要161篇,宣读交流81篇。论文反映出中国构造地质学家们已不满足于简单引用国外现成的流行模式,而正试图总结出符合中国这一块处于特定构造背景基础上的大陆的各类构造单元的形成机制和发展规律。

一年后,青藏高原区域填图再次被中国地质人提了出来。

时任地矿部部长宋瑞祥在工作办公会上两眼直直地射向了叶天竺和张洪涛,问道:“青藏高原不能总留着‘天窗’!难道填图工作我们自己就不能做?”

听到部长再次提起这个话题,叶天竺和张洪涛对视了一下,举重若轻地说道:

“我们主动申报,争取项目资金吧。困难肯定有,但只要下决心,我们一定能完成!不就是爬爬山、吸吸氧,再加一个睡袋吗?”

“中国有的是人才,地质人有的是智慧!”叶天竺脑海中将地质精英过了一遍,“就是他了,殷鸿福!”叶天竺对分管业务工作的张洪涛说:“让殷鸿福院士牵个头,在青藏高原造山带先做填图试点!”

“放心吧,既然国家需要,那就干呗!”在叶天竺的开门见山下,殷鸿福瞬间背上了沉甸甸的使命。

他的得意门生张克信成了首选助手。时任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区域地质调查研究所所长的张克信,1982年北京大学地质地理系毕业,曾在殷鸿福院士和杨遵仪院士指导下,从事“全球二叠-三叠系界线层型研究”。领受任务的当晚,便急急忙忙找来地质专家陈能松、王国灿等教授共同研究,召开了科研团队的紧急会议。一连多少天挑灯夜战,不知道修改了多少遍,不知道多少次推翻重来,一份科学、严谨的造山带填图设计方案形成了。

1996年春天,以张克信教授为首的科研团队,奔赴平均海拔4500多米的东昆仑造山带,开始了长达5年的艰苦探索。

从1996年开始地质填图试点直到1999年,中国地质科学院的正研究员月收入最多为七八百元,即使是院士,月收入也不过千把元,而一位出租车司机每个月可以挣3000元。

张克信顾不上考虑这些柴米油盐,他的团队经历了多少艰难困苦,有过多少次分析论证,攻克了多少技术难关,出现了多少悲壮故事?只知道,每一次奇峰攀越都有惊心动魄的故事,每一次艰难跨越的细节都充满了精密的科学。

“1∶25万冬给措纳湖幅区域地质调查与东昆仑造山带非史密斯地层区1∶25万区域地质填图方法研究”的科研成果,撩开了青藏高原神秘的帷幕,也赢得了验收评审组科学家们的高度评价。

这次填图,张克信团队一开始就站到了时代的高起点,力求以先进的填图方法技术与国际接轨,实现了“三化”:一是“星空地”的空间一体化,二是“地物化遥”的方法综合化,三是“野外室内”工作的数字化。专家评审中,这项成果以优秀级全票通过。

殷鸿福、张克信团队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填图试点,为青藏高原地质调查专项全面启动提供了有益的借鉴。

中国地质调查局决定:由基础部牵头,以张克信、王国灿、朱云海主持研制《青藏高原艰险区1∶25万区域地质调查技术要求》和《青藏高原区域地质调查野外工作手册》为基础,组织野外工作手册的升级、换版,全面推广应用。

随着悠远的新千年钟声敲响,1999年成为中国地质人不可磨灭的记忆。

2000年3月,成都、西安、天津、沈阳、南京、宜昌六大区地调中心的地质大调查项目办相继组建。“项目办”与相关省区地调院、项目承担单位保持“项目联系、业务指导、合同管理”关系,主要负责属地项目管理。

2000年4月,中国地质调查局印发了《中国地质调查局地质调查项目管理制度汇编》。

强有力的组织管理体系,高效率的文件“绿色通道”,青藏高原大调查的各个环节进入了“高速运转”阶段。

万事俱备,蓄势待发。青藏高原的历史,来到了一个极其重要的转折点,一切的一切,都在按照历史设定的程序悄然运行。

悠悠千载的苦苦等待、志士仁人的千呼万唤,青藏高原云开月明的日子不再遥远!□

(未完待续)

放大 缩小 默认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网站服务
主办单位:中国矿业报 版权所有:中国矿业报网 2014-2018 COPYRIGHT
备案号:京ICP证14015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