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11-0099
邮发代号:1-185
每周二、三、五、六出刊

中国矿业报综合要闻 新时代中国矿业出海须结伴而行 尊重铁矿石价格上涨的市场理性 ◎热点评点◎

第A1版:综合要闻
上一版 下一版 PDF原版下载
放大 缩小 默认

新时代中国矿业出海须结伴而行

——丝路矿业论坛·2019看点之三

□ 作者 首席记者 刘晓慧

中美贸易战暂时休战,但几番跌宕,对中美乃至全球范围的经济、政治、外交等产生深远影响,也使资源尤其是关键矿产的价值被再次提升至更高的战略高度。在全球范围进行科学合理的资源布局,正在成为多数资源需求大国的共识。

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中国矿业“走出去”经历了几个阶段。从重点关注资源本身的属性,到开始注重外部的开发条件,再到如今在关注资源本身及外部条件的同时,更加注重资源所在地的社会人文环境,尝试探索以合作共赢、绿色发展的模式构建“命运共同体”。

资料图

在刚刚结束的丝路矿业论坛·2019上,对“新时代中国矿业走出去的潮向”的深入讨论启示中国企业,应科学研判宏观经济与矿业的关系,科学研判国际政治形势与资源供需形势,正确认识自然与人文环境对“走出去”的深远影响,主动高效与相关部门对接,在新时代的背景下,在深入探索科学有效“走出去”的路上抱团出海、结伴同行。

宏观经济低位决定矿业短期难解困顿

近一年,国际贸易摩擦对全球宏观经济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论坛上,罕王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潘国成从市场的角度分析了宏观经济对矿业市场的影响。他认为,大宗矿产品主要的需求增长、变化形势是依靠宏观经济的变化和发展支持的。而整个矿业市场跟宏观经济是密切相关的,宏观经济下滑最终会波及矿业。

我国矿业发展的“黄金十年”,也是我国经济快速发展的十年,这是整个矿业市场繁荣的基础。数据显示,2002-2013年是整个矿业领域非常繁荣的“黄金十年”,这十年间,中国GDP增速均保持在7%以上。2016年,整个矿业市场重新调整以后,中国宏观经济支撑力度减少,矿业达到了最低点。2017年以后,受中美贸易战影响,经济明显有下行的趋势。

而从全球范围看,2018年1月份开始,整个宏观经济在明显下滑,特别是中国、美国、日本、欧洲区域几大经济体。同时,地缘政治风险和经济政策不确定性也在整体在上升。针对这些因素在矿业市场上的反应以及对未来几年内可能产生的影响,潘国成通过黄金、白银、镍等几种金属近期在市场上的表现来进一步说明。他解释说,近期黄金上涨了近20%,除去各国央行的需求因素外,地缘政治风险的增加及贸易战产生的不确定性成为主导因素。镍在不同领域的需求都在增长,最快的增长是锂电池,这源于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但从价格来看,镍在过去几年价格一直很低迷,但产量特别高。从供需关系看,2016年之前,镍一直是供大于求,2016年以后,镍开始供不应求。而在镍成本一再推高的情况下,其在电池里的应用会越来越困难。

潘国成认为,总体上全球宏观经济对矿产支持越来越弱,特别是中国的经济发展速度慢下来后,尚没有形成其他能替代中国这么大的市场体量的新兴经济体,所以短期内形势很难有新的变化。另外,全球范围内地缘政治的风险程度会为贵金属带来利好。未来几年中,新能源电池产品涉及的矿产品类也会有一定影响。

关键矿产之争决定“走出去”要跟紧时代顺应全局

中美贸易战更本质的分歧在于支持经济全球化与反对经济全球化的较量。

经济全球化的确为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带来了实现跨越式发展的重要机遇。大量原材料、能源、资金和技术以及优质产品实现全球市场的相对自由地流通,相关企业也在不断向价值链的两端拓展延伸。顺应经济全球化大潮是各国自身发展战略与世界发展趋势更紧密融合发展的必须选择,资源的全球化配置也逐渐成为经济全球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有专家表示,时至今日,中美贸易争端已经不仅是经济问题。发展中国家的崛起,已开始对全球大国格局的重构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WTO体系的变化,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及许多国家推出的“印太战略”,都在持续推进全球治理体系的不断变革。

那么,在一系列交织的、宏大的国际经济政治背景之下,中国站在走向世界的新起点上,应该用什么样的眼光和选择什么方位正确认识中国矿业走出去,是迫切需要重新思考的问题。

可以肯定的是,新兴产业的竞争,除了技术和人才,资源是不可或缺的要素。

不久前,美国公布了确保关键矿产安全的战略。试图通过对关键矿产重要性风险的渲染,造成舆论,让矿业回归,让制造业整体回归。

除了美国以外,全球主要经济体几乎都在对关键矿产关注。欧盟也制定了43种关键原材料,也强调关键原材料主要来自于中国。

相关专家表示,当前,我国正处于矿产资源勘探、开发利用的新历史方位。目前最迫切的不仅仅是针对所缺资源保障供应,同时还面临国际政治经济环境的约束和国际竞争的压力。要改变状况,未来矿业走出去的布局、目标、方向,就一定要紧跟新时代,紧跟国家全局的发展战略要求。

有观点认为,矿产资源需求是随经济发展而变化的,是非线性的,在某个发展阶段达到峰值后会下降。并且,不同的矿产资源在经济中的功能不一样。因此,从全球范围看,矿产资源到达峰值的时间点与国家发展阶段并不完全一致。具体到对国内的矿产资源形势的判断,相关机构数据显示,我国消费数量较高的40种矿产中,有31种消费量为全球第一位,其中23种消费量占全球总量的40%。国内相关机构对未来资源需求预测结果显示,多数大宗资源在2025年前会陆续达到峰值,如铁、铜、铝、铅、锌,而后相对稳定。这期间大宗资源消费增速会不断减缓;能源需求也大幅减速,到2030年停止增长;关键矿产增速会持续增长,有些增长可能几倍到十倍。从全球范围看,资源的需求存在周期性变化。这种周期性变化很大程度上是由大国集团的工业化造成的,工业化过程会推动全球资源需求的高涨。而在未来十年,全球范围的大国工业化不能再规模上实现有效接续,大宗资源也会因此处于相对低速增长阶段。

专家表示,国内资源对外依存度居高不下及全球大宗资源需求处于相对低速增长的形势,客观上为中国矿业走出去创造了条件和机遇。当前,国际国内形势发生了根本性变化。首先,国内发展方式发生根本性变化,对应的生产要素也要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从这一角度上说,国内矿产资源的供应增长和需求潜力是有限的。第二,在强力推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大背景下,即使是在全球资源配置下,很多具有竞争优势的产业由于多种因素的影响,也很难重新具备参与国际竞争的优势。第三,针对新兴产业竞争,有些国家都开始在全球范围进行布局,积极参与产业竞争,参与全球治理,参与全球规则的制定。在新的全球竞争格局之下,实现境外资源合作,要切实改变观念,用新的思路精准谋划布局,保障资源在未来的竞争中处于有利形势。

外围环境之解决定“走出去”更便捷、更高效

在当前的形势下,中国矿业“走出去”,无法回避复杂的国际关系,以及正在掀起的霸权主义逆流。

王家华建议,鉴于当今国际关系的复杂性,中国矿业“走出去”一定要摒弃传统的“在矿言矿”思维方式,提倡“三位一体”,即资源合作、基础设施建设合作及国际产能合作,改变原有的合作路径,以“一带一路”建设为契机,与所有发达经济体建立合作关系,开拓第三方市场,构建覆盖范围更广的“命运共同体”。“公益性地质工作最终成交的将不再仅仅是一份地质资料,还包括项目所在国的资源政策信息。要把相关的经济要素放在原来的报告里,才能为企业提供应有的价值。”要建立公益性地质工作和商业性勘查开发有效衔接的路径和科学的标准规范。要打造双向互动的信息流,要把基层的信息向上传递,也要把上层掌握的政策信息贯彻到下面去。

栾政明表示,中国海外矿业投资不能忽略资源所在国的既有思维方式和本土文化。“分析当前中国海外投资遭遇风险的案例,总结目前多数企业投资的现状,归纳起来原因有很多,其中文化和思维是所有问题的根源。中国企业所谓的‘成功之道’往往与国际规则背道而驰。”

研究和深度融入资源所在国的思维方式和本土文化需要重点关注哪些要素?栾政明认为,要坚持真相,坚守规则,保持善意和勇气。第一,坚持真相是非常重要的。要摒弃中国传统文化中“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思想心态,保持真诚,坚守真相,才能赢得更多合作机会。第二,坚守规则。在处理与资源国方的具体问题时,应该具体分析,严格遵守规则程序,维护相关秩序。第三,要保持对合作国环境的敬畏和对合作者的善意,包括对合作社区、对合作伙伴和员工,善意会从行动中散发出来,如此才能赢得尊重和信任。第四,要保持对善良维护和对邪恶制裁的勇气。他还说,“我们的对策和建议重点是重新审视和认识文化思维的问题。在我看来,我们应该在思维和文化层面做更深层次的反思,要将文化放在首位,在此基础上作并购前尽职调查,实现本土化管理,以共赢为导向,尽力成为值得信任的合作者。”□

放大 缩小 默认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网站服务
主办单位:中国矿业报 版权所有:中国矿业报网 2014-2018 COPYRIGHT
备案号:京ICP证1401545号